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地方發展 論壇網-地方綜合

加快國家農業綜試區向更高質量發展

時間:2020-11-20 17:08 來源:濰坊市科學發展研究院 編輯:CmsT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對農業而言,目前我國是世界第一農產品進口大國、世界第二大農產品貿易國,國內與國際的農業關聯度不斷提高。加快構建農業對外開放新格局已經取得不俗成績,農業國際競爭力明顯提高,但問題和挑戰也遇到不少,主要表現在貿易便利化和投資自由化措施有欠缺、農業發展資源要素的制約、農業類跨國公司實力發展較弱、國際負面輿論加大等方面。隨著這些系統性、戰略性問題的逐步凸顯,未來我國農業實際承受的挑戰和壓力將進一步加大。新時代下統籌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和兩類規則,進一步以開放的理念發展農業,開啟農業新一輪生產關系調整,不僅關乎農業發展的質量,更對中國改革開放的全局意義重大。

2018年國務院批復在山東濰坊設立國家唯一的農業開放發展綜合試驗區,開展引資、引智、引技,打造國際農業投資新規則的對接平臺、農業對外合作政策集成試驗平臺,目的就是為我國農業開放提供先行先試的樣板。濰坊農業農村工作具有改革、開放和創新的良好基因,多年來在優勢特色產業發展、農業產業化經營、對外開放和農村改革等方面,探索形成了較為成熟的“諸城模式”“濰坊模式”和“壽光模式”。以此為基礎,在山東濰坊開展一場以農業開放發展為主題的綜合試驗,探索破解制約農業開放發展問題的路徑,是山東、濰坊承擔的國家使命。深度參與這一綜合試驗必然會從理念、制度、產業、科技等方面,對濰坊、山東乃至全國帶來深刻的經濟社會變革。

面對經貿規則和產業優勢之變,緊緊圍繞服務國家戰略需要,加快國家農業綜試區高質量發展,要根植“農”的領域,明確戰略重點和重點舉措,以高水平開放推動農業高質量發展,形成一批可復制、可推廣的現代農業發展經驗。

一是加快形成與農業開放型經濟發展相適應的規則、制度。中國農業對外開放從農產品、農業生產要素流動型開放,正在向貿易、投資規則等制度型開放轉變。近幾年,我國積極推動農產品進出口貿易便利化,通關時間、成本較過去大幅度降低;同時,不斷更新出臺《鼓勵外商投資產業目錄》和《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擴大了農業資源領域、農產品細分市場和農業產業鏈收購、批發等環節的開放范疇和開放力度。但是,在農業領域全球多邊經貿規則加速重構背景下,對標世界高水平自由貿易區的規則,形成農業開放型經濟發展相適應的制度還有不少提升空間,特別是一套與農業國際高標準貿易投資規則相接軌的基本制度框架與行政管理體系仍需健全。根據國家農業綜試區建設總體方案,綜試區享有11項先行先試政策的優勢,包含了行政審批、投融資監管、育種選種、知識產權保護等試點內容,各項試點已經全面啟動,改革成果也初見成效。如從特定國家、特定企業、特定產品做起,濰坊建立起了與國際標準接軌的食品農產品質量安全監督模式,極大方便了綜試區內企業的農產品出口。因此,加快國家農業綜試區向更高質量發展,要主動適應不斷變化的國際經貿新規則,進一步對接上海自貿區、海南自貿港以及世界一流自貿區,大膽闖、大膽試、自主改,健全外商投資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及時調整和完善綜試區范圍內的貿易規則、辦事流程和行政管理制度,最大程度上消除貿易和投資方面的壁壘,提高制度的透明性、公平性和效率性。

二是全面開展資源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助推農業現代化。市場經濟的本質和標志,是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從2014年以來,我國逐步推進農產品市場化改革,引導農民和企業根據市場需求調整優化農業結構,目前已取得積極成效,同時在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數據等主要的生產要素市場化改革上也有不少突破。但是,制約農業現代化和農業國際競爭力的根本性問題還沒解決,如生產要素從低質低效向優質高效領域流動還不暢通,市場價格形成機制還不健全,微觀經濟主體活力不強,大宗農產品的成本和價格倒掛幅度增大等許多問題。這些問題實際上都與資源要素市場化配置有很大關系。當前,國家農業綜試區正圍繞上述難題采取試點改革措施,如土地要素方面建成齊魯農村產權交易中心開展農村產權交易、深化開展農村宅基地改革,技術要素方面進行科研機構和專家成果轉化收益改革,數據要素方面建設農業大數據中心等。所有這些試點正在實踐中不斷檢驗和完善,都將深度推動全省、全國的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作用將進一步增強。因此,國家農業綜試區要根據中央的《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等改革新要求,重點在農村宅基地、農民市民化、農村集體產權、要素市場建設等方面,為現代農業高質量發展提供要素支撐。

三是培育和引進跨國農業企業,布局全球產業鏈??鐕r業企業是提升我國農業全球競爭力、資源配置力、市場控制力和國際影響力的關鍵主體,關系著我國農業全球產業鏈的穩定性。近年來,國內涌現出一批市場能力開拓強的外向型產業龍頭企業,在境外農業投資、跨國農業經營等方面嶄露頭角,如西安愛菊糧油工業集團在哈薩克與中國兩國間形成了糧油產品從種植到銷售的跨國產業鏈。但是整體上看,我國仍就缺少與國際ABCD 四大跨國農業企業同臺競技的農業企業,絕大多數國內涉農跨國農業企業面臨國際人才匱乏、境外經營管理經驗缺乏、國內融資政策力度弱等問題,制約了農業“走出去”;另外,我國農業利用外商直接投資規模逐年在增多,但是在外商直接投資總額中所占比重不高,2018年不到1%(2016年為1.5%),農業“引進來”還有很大空間。憑借制度優勢和優惠政策,國家農業綜試區持續面向國內外頭部企業,一方面引進先正達、正大等企業,為區域內農業企業轉型升級和國際競爭力提高提供必要的資金、技術、先進裝備以及管理理念、商業模式和制度安排等;另一方面,著眼于為涉農投資企業提供完善的政策支持體系,助力雷沃重工等區域內企業面向“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進行投資,積累了不少的先進經驗?;诖?,國家農業綜試區應積極嵌入全球農業產業鏈、供應鏈和創新鏈,以“一帶一路”為重點,形成完備的政策支持體系和對外開放平臺,繼續招引和培育龍頭企業,在農業科研、農資研發、生產、加工、物流、倉儲、銷售等諸環節合理布點,長遠謀劃,助力中國形成全產業鏈的掌控能力。

四是注重科技創新,為農業提質增效賦能。數字技術、生物技術等已成為影響各國競爭的主要力量,其對農業農村的巨大變革作用也是空前的,這為我國農業農村現代化提供彎道超車的機會。擺脫對我國傳統農業勞動密集、效益低下、知識技術含量低的刻板印象,拓展和深化農業功能,需要源源不斷的科技創新力量注入農業。國際上的丹麥食物園、荷蘭瓦赫寧根大學科技園等先進的農業類園區以及農業技術發達國家,無疑都最大化的實現了科技與農業的融合。目前,受制于人才、資金、基礎設施和管理等因素,我國農業物聯網、大數據和機器人等數字技術在農業領域的應用,大多數處于試驗示范階段,且以小部分主體的嘗試為主;生物技術等也離發達國家還有一定差距,滿足國內消費升級需要的優質農業品種還不夠多?;诖?,國家農業綜試區,一方面正聯合國家科研機構、綜合性大學以及中央企業等,著力在濰坊建設國家級的農業創新體系,已謀劃建設北京大學現代農業研究院、中國(濰坊)食品科學與加工技術研究院等科研機構,在生物技術上謀求突破,從農業育種源頭上加強創新。另一方面,廣泛開展中荷、中以、中日和中韓等地方農業合作,大力推進智慧農業、無土農業、精準農業等新模式、新技術的推廣應用,從農業生產領域上加強創新并擴大技術覆蓋面。未來,國家農業綜試區應堅持全球視野和國家高度,繼續瞄準國際一流的科學、技術和產業,擴大與世界知名大學、科研院所和企業的深度合作,充分發揮市場和政府兩個方面的積極作用,在信息技術和生物技術等關鍵發展領域集聚人才、集結技術、集中產業,持續提升中國農業的效率、效能和效益。

責任編輯:CmsT

首頁
相關
頂部